黛诺

编辑:沧海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12 21:56:05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《黛诺》一剧是花派的代表剧目,创作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·当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日播送两次此剧中花淑兰演唱的“人常说”一段。京剧表演艺术家关肃霜看了花淑兰的《黛诺》之后说:“你的把我的给毙了”。由此可见一斑。

黛诺评剧剧目

编辑
评剧大师花派创始人花淑兰代表剧目。
花淑兰《黛诺》剧照 花淑兰《黛诺》剧照

黛诺剧目简介

编辑
解放初期,云南德宏地区帮独寨的景颇族姑娘黛诺从小失去父母,成为早昆山官的家奴,日夜为山官干活,受尽折磨。黛诺长大后,早昆山官要以九头牛的代价把她卖给勒乱做媳妇。黛诺不从,早昆山官把她捆在树上打得遍体鳞伤,但她毫不屈服,磨断绳索,乘机逃到山下。下山后黛诺蜷伏在傣族人的竹篱下,举目无亲,无路可走。在茫然之中,黛诺看到一辆辆解放军军车驶过,心中豁然开朗。她偷偷躲在汽车里,随车来到解放军驻地医院。医院李医生把她收留下来。黛诺受尽封建山官制度折磨,来到解放军这个大家庭中,第一次受到尊重,第一次感受到阶级友爱的温暖。在李医生和同志们的帮助下,她逐渐懂得了革命的道理。工作组来到景颇族的帮独寨,帮助景颇族人民进行土地改革
昆山官表面上接受改造,暗地里破坏景颇族和解放军的关系,造谣说黛诺是解放军抢走的,使寨子里的人们不敢接近工作组。文帅老爹的孙子勒丁和黛诺一起长大,感情很好,勒丁听了谣言,信以为真也不相信工作组。工作组在队长王达和李医生的领导下,认真贯彻党的民族政策,以实际行动改变了景颇人的看法。李医生给董木娜的孩子看病,和寨上的受苦人一起参加劳动。不久,黛诺从医院学习回到山寨,刚到山寨就被早昆山官捆了起来,山官准备将她打死。李医生及时赶到,砍断绳索,警告早昆山官今后不许他再打骂群众、随便派工派租,欺压群众。这件事工作组给群众撑了腰,群众开始相信工作组,再也不怕早昆山官了。为与早昆山官进行斗争,山寨成立了生产组,黛诺被选为组长。生产组在黛诺和文帅老爹的领导与带领下,开,改变了当地刀耕火种的方法。早昆山官为维护自己的利益,利用迷信,阻止开田,破坏生产组。黛诺带领群众与之斗争。早昆见捣乱未成,又进行抢婚,指使勒乱把黛诺抢走,并借机煽动帮独寨和弄岗寨打冤家。李医生揭露了敌人的阴谋,弄岗寨的早扎山官和群众制止了勒乱的抢婚行为,并且把黛诺交给帮独寨,使两寨完满地解决了纠纷。早昆山官的阴谋,被群众当场揭露。王达同志最后宣布,政府决定彻底废除山官制度,在各村寨进行基层选举。帮独寨经过选举,建立了村政府,黛诺被选为村长。
花派弟子曾昭娟剧照 花派弟子曾昭娟剧照

黛诺经典唱段

编辑
(一)人常说景颇山上云雾深,云雾深处有苦情。山中的苦竹有多少?我是那满腹的苦水竹一根。从小也没见过阿爹的长刀影啊,身旁只留下阿妈的破筒裙。文帅爷爷收养我,点点珠泪和血吞。勒丁哥哥常相伴,夜夜愁听长刀鸣。坡坡坎坎我流下了汗,风风雨雨我才长成人。勒乱送牛山官笑,他说我,他说我是孤儿任抢亲。爷爷空洒千滴泪,哥哥枉把怒火升。黛诺不是路边的草,我怎么能够任牛踏马踩受欺凌。吃人的篾索我挣断,离乡背井啊,我来找亲人!带阳光的花儿颜色好,戴红星的大军有好心。前年剿匪我带路,你们的恩情我记得深。身遭大难逢绝境,雾海茫茫想红星。红星照亮了我的眼,红星照亮了我的心。狂风要吹断高山草,我,我,我不找红星我又找何人。我得大军呀!
(二)山风吹来一阵阵,阵阵山风千根藤,根根藤子齐摆动,归来乡音更动人。山下学习一月整,眼也亮来心也明,黛诺得救心欢庆,只是难舍我与高山千缕情!红旗跃上高山岭,思乡情义添几分,只望家乡早改变,遍地山歌遍地春。接信回家心振奋,家乡啊,家乡啊!你可知我对这山山岭岭一片心!
词条标签:
戏剧